当前位置: > 少儿口才 > 精品赏析 >

放飞理想,点亮生活之灯

时间:2015-02-07 11:39来源:未知 作者:网络
如果理想不曾坠落悬崖,怎会懂得执着的人拥有一双隐形的翅膀。——题记

  如果理想不曾坠落悬崖,怎会懂得执着的人拥有一双隐形的翅膀。——题记

  “断了一节手指的人,还想当个舞蹈家?”“真是太可笑了!”“是啊是啊!”……我独自坐在窗前,两眼凝视着远方。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议论声在我的耳畔回荡。

  读初中了,我以为我远离了小学时候的噩梦,我以为我曾经的血淋淋的伤口已经愈合,我以为我可以重拾藏在心灵深处的理想……但这一切都是我异想天开罢了!

  眼,已哭得红肿;泪,还在流着。我没有擦,让泪流到嘴边,涩涩的。任泪水打湿桌上的日记本。

  我不知自己在窗前坐了多久,只知太阳已落下,月亮已升起。我无暇顾及这些,往事的一幕幕在眼前闪现着:

  今年我15岁了,这15年来我从来没有享受过深沉的父爱和情意绵绵的母爱。“留守儿童”这个称号从我还在娘胎里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,爸妈在我还没到四个月大的时候便离开了襁褓中的我,从此我便与爷爷奶奶一起生活。

  刚上幼儿园时,我见很多小朋友都有妈妈来接,回家的路上我好奇的问奶奶:“奶奶,我的妈妈为什么不来接我回家呢?她不要我了吗?”“她当然要了,她出去找钱给你买糖糖去了!”“太好了,奶奶,我有糖糖吃了,明天我要告诉老师去!”“奶奶,老师今天表扬我了,说我跳舞跳得很好呢,我长大了想当个舞蹈家!”“好,当个舞蹈家,到时奶奶在台下给你鼓掌!”“哈哈哈哈!”一路上撒下我们祖孙银铃般的笑声。

  月亮依然残缺着悬挂在空中,颜色已渐渐苍白了。

  在我八岁那年,有一天,我好奇地看着爷爷打米。随着一阵“唰拉唰拉”的声音,一粒粒的稻谷便变成一颗颗白白净净的米了,看着眼前这一幕,我觉得太神奇了,趁爷爷转身之际,我把手伸进了打米机,随着我撕心裂肺地惨叫,悲剧就这样发生了——我的左手中指被打米机绞断了一节,爷爷奶奶急忙送我到医院救治。

  医院里,当我苏醒过来的时候,映入我眼帘的是奶奶一脸的心疼与无奈。

  “其实,你们应该把她送到重庆做接指手术的,虽然只是一节手指,但女孩家爱美是天性啊……”护士姐姐惋惜地对奶奶说着。

  “我和他爷爷也想给她接上啊,可是他爸妈说没有那么多钱,反正不会对生活自理造成什么影响的,就算了吧……”

  我的泪不禁刷刷地一个劲儿地淌着,就这么一句“没有那么多钱,反正不会对生活自理造成什么影响”,我便成了一个肢体残缺的人。

  月光惨淡,如流水一般,静静地泻在桌面上,映得我的脸色发白。

  “断手指,把你的橡皮擦给我用一下。”班上的调皮大王大声地说着,从此“断手指”便成了我的名字,不管老师在课堂上怎么讲不要给别人取绰号,也不管老师怎样批评那些喊我“断手指”的同学,他们私底下都不会叫我名字了。我也觉得自己是只永远不会变成白天鹅的“丑小鸭”,我只有把自己关在狭小的空间里,独自承受着周围同学异样的眼光,只能默默地流泪!

  “同学们,你们现在已经是一名初中生了,新学期、新环境,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新面貌,应该有一个明确的奋斗目标,下边我们就开火车说说自己的理想是什么?”老师的一席话让我从无尽的黑暗中找到了一丝光明……

  我战战巍巍地站起来,小声地讲到:“我的理想是当一名舞蹈家,这是我从小的理想……”我旁边的一位男生小声对我说:“得了吧,一个肢体不全的人还想当舞蹈家?”课后,他和几位男生便讲开了……

  窗外,月亮已经升得老高了;窗内,依旧如故。痛苦的回忆,让我感到太累了。我抬起头,想让大脑舒展一下。突然,一个高大的形象闯入我的眼帘。我定睛再看,原来是窗外那棵大树,那棵曾在一次次风雨袭击、艳阳暴晒后,顽强生存下来的大树,它比以前更高了。我突然又想到居里夫人、爱迪生、威灵顿将军……

  一阵冷风吹来,树叶沙沙作响,打断了我的思绪,我打了一个冷战,脑子清醒了许多:不,我决不能退却!我不但要勇敢地走出去,我还要放飞我的理想,找回健全时候的我,以新的姿态迎接风雨的洗礼。

  满脸的泪水化作一股神奇的力量,涌入我的全身,我拉亮了灯,卧室一下温暖了许多。我看着被泪水浸湿的日记本,擦干泪水,握起笔,开始认真地写着……

  窗外,皎洁的月光一泻千里,星星也不知什么时候钻了出来,还眨着调皮的眼睛,我的脸上露出了灿烂的笑容。


(责任编辑:娜娜)
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栏目列表
少儿网络美术馆
全息电子杂志
最新参赛单位
全息馆
推荐内容
全息教学